时代首秀后,华为要将手机摄影带向何方?

时代首秀后,华为要将手机摄影带向何方?

华为新影像大赛=供图 闻声=文

11 月 8 日至 11 月 11 日,“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获奖及优秀作品展” 在世界最重要的摄影博览会之一——巴黎国际摄影艺术展(Paris Photo 2018)上展出。华为新影像大赛组委会及 UCCA 当代艺术中心联合策展,将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年度大奖、组别优胜奖、最终入围奖及组委会精选等 5000 余件作品带入巴黎大皇宫,完成手机摄影艺术的时代首秀。

展览现场观众使用华为最新旗舰手机 Mate 20 Pro 拍摄

当地时间 11 月 7 日晚,大赛组委会在大皇宫现场举行了颁奖仪式,由大赛评委纽约国际摄影中心执行主席马克·鲁贝尔(Mark Lubell)、徕卡全球画廊艺术总监卡琳·雷恩-考夫曼(Karin Rehn-Kaufmann)、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等为获奖者颁奖。

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为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冠军颁奖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获奖者和颁奖嘉宾合影

自从 1997 年创办以来,巴黎摄影博览会逐渐成为当代最重要的摄影展会,也是收藏家、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们最喜欢的聚会地点之一。今年大皇宫展厅内,华为 “next-image awards” 的标识非常显眼,这不仅因为华为占据了非常不错的展览位置,更是因为这些普通人用华为手机拍摄的照片登上全球最重要的艺术舞台,令人对手机摄影已能够到达的高度感到惊奇,也对未来普通人艺术梦想绽放的可能性充满期待。

探索手机在摄影文化中的角色

2017 年,基于 “影像” 社交潮流,华为提出了 “新影像” 的概念,意在激发手机用户的创作灵感,随时随地拍摄并分享生活中的乐趣。不过,华为要做的绝不仅仅是征集手机照片而已。新影像计划包括三个部分,分别是大赛、展览和学院。其中,新影像大赛算是一个入口,也是参与人群最广泛的展示平台。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历时 80 天,共收到了来自全球 130 个国家的超过 40 万件投稿作品。相比去年的 15 万件,今年大赛在征稿数量上获得了倍数级增长,跃升为全球手机摄影比赛领域最受欢迎的大赛。

9 月 22 日,由马格南图片社摄影师埃里克·索斯(Alec Soth)及知名华人摄影师刘香成领衔的终选评审团从入围最后一轮的 600 作品中遴选出 56 件作品,分别获得总冠军、组别冠军及组别优胜奖。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获奖及优秀作品展” 现场

两年时间,无论从规模、作品质量,还是赛事影响力,华为凭借强大的产品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将新影像大赛办得风生水起。但是在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昌竹看来,新影像大赛到第二年尚不能算成功,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成功的标准是什么?一来,华为在全球有 4 亿多用户,参与大赛的人数不到千分之一,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二来,华为举办新影像大赛的初衷除了宣传华为手机的拍摄实力,还有更深的思考,那就是希望探讨手机摄影在摄影文化中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有了便利的设备,人们可以走得更远,走到更广阔的空间去记录我们的社会。手机作为目前最便利的拍照工具,将摄影人群成百上千倍地扩展,照片数量也极大增多。而且,全球每天几十亿张照片上传到社交平台,很多人在用手机记录身边发生的事情和社会发生的变化,图片里蕴藏着拍摄者对生活的态度和情绪。如此,看待手机摄影,就不能仅看到拍照,我们隐约感觉到手机会为摄影文化带来很多可能性。” 李昌竹这样说。

“众生相” 组别冠军 Adriana A Navarro(乌拉圭)和她的作品《Ambos》,作品使用华为 P20 拍摄。她的作品中,两个人头部优雅地相互依靠着,黄、绿发色的对比、色彩与纯色背景的对比都形成视觉张力,强烈吸引着观者的注意力,也让我们对她们之间的故事满怀好奇。

为什么要取名为 “新影像”?李昌竹的话给出了答案,那就是手机摄影的价值和未来走向有很多方面是值得我们探索的,相比于目前的影像生产方式和影像意义,它是 “新” 的。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研究目的,华为在去年决定携手世界领先的摄影和视觉文化机构——纽约国际摄影中心(ICP)一道探究 “新影像” 文化。今年年底,华为将联合 ICP 发布 “新影像趋势报告”,以庞大的华为手机拍摄数据为基础总结现代人都在用手机拍什么、怎么拍,从而分析手机摄影的发展状态和未来趋势,作为探究 “新影像” 文化的重要环节,

手机,摄影发展的新驱动力

一直以来,不论是内容方向,还是拍摄制作方式,摄影的革新变化离不开技术驱动。而在当下,因为摄影群体和影像传播模式变化,手机拍摄和社交传播在一定程度上担负了驱动摄影发展的使命。

就华为新影像大赛来说,虽然所有获奖照片仍然具有传统摄影审美取向,但华为不想把比赛做得太传统,在一些方面做了调整,比如分类上的 “互联网化”。“这样做意在消除参与者的距离感,就像狂欢一样,鼓励大家都参与。终审评选时,除了摄影大师评委,还有 5 位年轻人评委。我们不仅需要专业背景,也需要年轻的状态,年轻评委知道年轻人喜欢什么,潮流是什么。” 李昌竹说。

华为希望新影像大赛像是一个大 Party,但举办这场 Party 需要以技术实力为依托。拍不出好照片,怎么参与?可技术问题一旦解决,手机厂商便会让消费者对摄影的认知发生大变化。

“2018 华为新影像大赛获奖及优秀作品展” 现场

本届新影像大赛的大奖授予了 “夜之美” 组别的冠军,波兰的华为手机用户 Michał Wesołek 使用华为 Mate10 Pro 拍摄的作品《陷入一束光》(Caught in a Beam of Light)记录了雕塑、灯光和雪夜。除了在内容上吸引人外,这幅照片也完全反映了华为手机的夜景拍摄实力。

新影像大赛大奖和 “夜之美” 组别冠军《陷入一束光》,Michał Wesołek(波兰),使用华为 Mate10 Pro 拍摄。在他的作品中,一束光打破了静夜的沉寂,雪道上渐行渐远的路人令人对可能发生的故事充满联想,好似精致的舞台,却又是梦幻般的生活。

事实上,夜景拍摄曾是很多人使用手机拍照的痛点。从 P20 系列起,华为潜心钻研让用户实现手持四秒拍摄夜景。这种技术给用户带来惊讶,超乎大家的想象,也改变着很多人对如何拍夜景照片的认识——仅需握持手机、站立不动。

当然,华为还想走得更远。“技术创新始终是需要一些厂家来引领的,比如华为的 ‘三摄’ 在 P20 系列和 Mate20 系列上就会有变化。但接下来,还有一些技术设想,甚至有些听上去是不可能的,我们要一一实现。我们非常想追求那种用户发出 ‘wow’ 的感觉,给人惊喜。” 李昌竹表示,华为关注的和即将要在新手机上实现的拍照技术,目标永远是给用户带来良好的体验和价值。嗯,所有的器材企业都会这么说,但从华为的新影像计划中,我们看到其所重视的价值应不仅在手机使用方面,还关乎人们用手机摄影所带来的生活和情感价值。

“地理位置” 组别冠军作品,《万千宠爱》,王艳萍(中国),使用华为 P10 拍摄。作品以襁褓中的婴儿为视觉中心,环绕其周围的大人的手臂让人感到爱的诉说,浓烈的色彩也在向观者强调 “宠爱” 的概念。

为用户办永不落幕的新影像展

作为终审评委之一,李昌竹最喜欢 “九宫格” 类别的冠军获奖作品,那是一个山西太原小店主拍的他的顾客,取名为《付款进行时》。九张照片依次排开,每一位顾客都穿着颇具幽默感的 T 恤站在柜台前用手机支付。“去有意识地发现生活中有意思的事情和瞬间,这是非常值得鼓励的。而且这件作品很生动地描述了手机支付在中国的现状。”

“九宫格” 组别冠军作品,《付款进行时》,李彩萍(中国),使用华为 Mate 9 拍摄。9 张 T 恤上的面孔,代表着 9 个有个性的人和 9 个关于移动支付的故事。作者在前方注视着这一切,也在用镜头表达着自己对消费文化的见解。

如今,手机早已成为人们最难离开的工具,聊天、上网、出行、办公、购物…… 几乎所有的生活场景中都有手机的身影。而用手机摄影去记录手机带给社会的变化,不是用影像对当下社会最好的注解方式吗?

话又说回来,线上生活并不是生活的全部,线上分享也不是摄影的全部,线上和线下有机结合、共融发展才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于此,华为希望新影像大赛不单是手机摄影的国际比赛,更是围绕移动影像技术、手机拍摄体验、全新表达方式等课题开展的全球对话。在这场全球对话中,华为正在努力让跟多人感受到摄影的乐趣,新影像学院、新影像展览、其他线下活动和线上摄影课堂都为这一目的服务。

“除了巴黎摄影博览会,我们还要在全球各地按照不同主题为用户办永不落幕的新影像展览。正如我们邀请埃里克·索斯将他的摄影理念介绍给中国喜欢摄影的人,所有活动都在鼓励大家用华为手机捕捉生活中值得纪念的时刻、感受到美的时刻、有价值的时刻。” 李昌竹说。

用摄影表达的自己的情绪和态度,通过华为新影像计划的平台传播出去。李昌竹相信,这会让更多用户感到高兴,会让更多用户实现属于自己的艺术梦想。而当越来越多用户开心地与全世界分享自己的艺术,摄影的未来必将变得不同。

“你好,生活!” 组别获奖作品,《烈日当头晒金黄》,文智诚(中国),使用华为 Mate 10 拍摄。作品中金黄的影调传递出收获的喜悦,农夫实像和剪影的呼应也十足吸睛。生活就是如此,只要你去发现,就有绚烂和精彩!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时代首秀后,华为要将手机摄影带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