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恒大与贾跃亭纠纷的事实与隐秘情节

揭秘恒大与贾跃亭纠纷的事实与隐秘情节

贾跃亭的转股代持行为,并不能令人信服。  
  

  
纷扰多时的 Faraday Future(简称 FF) 纠纷陷入僵局, 到底真相如何?自诞生之日起就引起极大关注的 FF 又将如何演变?界面新闻试图还原这场跌宕复杂的博弈。
  

基于信任而放权

  
恒大和贾跃亭的合作可以追溯到今年的 6 月 25 日, 当时恒大以 67.467 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 100% 股份, 从而获得 45% 的 Smart King 公司股份。
  
按投资协议约定, 时颖将在 3 年内向 FF 支付 20 亿美元的投资款, 其中 2018 年底前支付 8 亿美元、2019 年支付 6 亿美元、2020 年支付 6 亿美元。
  
通过这笔巨额的投资, 恒大成为 FF 的第一大股东, 同时同意保留时颖此前授予贾跃亭的 10:1 特别投票权。换言之, 贾跃亭仍然是 FF 实际控制人, 即控制董事会, 又牢牢掌控 FF 的经营决策权。
  
虽然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兼任 FF 的全球董事长, 但由于其全面负责恒大集团的运营, 对 FF 日常管理并不多, 恒大实际上委派到 FF 的只有一个出纳员, 只负责最基本的出纳工作, 而且协议已约定即便出纳员不签字, 七天后也会视为同意付款,FF 的资金使用权全实际由贾跃亭掌控。
  
由此可见, 恒大从入股之初, 就给予了贾跃亭及其团队充分的信任与放权。值得注意的是, 当时贾跃亭已经深陷乐视危机, 个人信用也几乎破产, 恒大依然选择了入股并放权, 许家印进军新能源领域的决心可见一斑。
  

FF 中国三大困局

  
合作之初, 双方都很清楚, 汽车作为资本密集型行业, 除了股东的资金投入外, 畅通的外部融资渠道也是必须的。由于恒大在国内资本市场的信用纪录明显优于作为失信被执行人的贾跃亭一方, 因此双方合作后由恒大协助 FF 在中国开展融资工作。
  
也正是在这个融资的过程中, 贾跃亭一直向恒大隐瞒的、对 FF 在中国融资有巨大不利影响的信息, 开始陆续浮出水面。
  
由于贾跃亭作为乐视股东时违反了关于返程投资的法规 (外管局 37 号文), 因此 FF 中国的外汇账户被冻结。这导致了恒大投入到 FF 的资金无法在中国结汇用于支持 FF 中国业务的开展, 甚至连员工的薪酬也无法发放, 时至今日仍只能靠恒大的无抵押借款维持运营。
  
来自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态度, 或许更是 FF 融资工作的难解之结。多家银行均表示, 无法接受 FF 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
  
作为多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贾跃亭, 在中国还有大量的债务, 只有贾跃亭转让股份并不再控制 FF 才能获得融资支持。政府相关部门也明确表示, 建议股东方 (恒大) 考虑调整贾跃亭的 CEO 职务。
  
界面新闻了解到, 在一次 FF 中国与银行的会谈中, 该银行明确表示只要贾跃亭还占有 FF 股份, 就不可能融资。如果要融资, 贾跃亭的股权就必须转出去,FF 不能有他的股份, 更不能让他控制 FF。
  
另外一份政府来函也显示 “贾跃亭这位失信被执行人依旧担任着 FF 的 CEO, 这给 FF 中国业务和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因此, 这会破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 建议股东方调整他的 CEO 职位。” 希望恒大能以自身的品牌、信用和影响力, 解决 FF 在中国区面临的问题, 推动 FF 相关业务在国内的发展。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与尝试, 恒大充分认识到 FF 中国想要在国内发展, 就必须尽快解决三大问题: 一是 FF 中国在国内的外汇账户被冻结, 无法结汇; 二是 FF 中国基本上不可能在中国取得金融机构的融资; 三是因为 FF 实际控制人贾跃亭本人继续不断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以及由此引起的持续负面新闻,FF 想要获得相关的政府政策支持十分困难。
   

恒大的两个选择

  
美国当地时间 7 月 13 日,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一行曾到位于洛杉矶的 FF 总部进行过视察, 并就公司未来发展与 FF 管理层进行了研讨交流。
  
根据此前的公开报道, 许家印一行对 FF 总部的生产制造、电气实验室、动力总成、电池电控、设计工作室、车辆安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核心研发部门进行了细致的调研, 而贾跃亭则全程陪同, 双方气氛融洽。
  
然而, 当恒大提出想要解决中国区的发展困难时, 贾跃亭却表示恒大提前支付的 8 亿美元已用完, 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 7 亿美元, 才能让 FF91 在 2019 年 3 月 31 日前量产。
  
据界面新闻了解, 当时恒大面临两个选择。第一是贾跃亭已大概率完不成量产承诺, 如果坚持执行原协议, 就可以坐等明年一季度投票权反转, 从而拿到控制权。
  
第二是信任并继续支持贾跃亭, 提前付款尽快解决中国区问题, 因为没有了庞大的中国市场, 即便 FF91 如期在美国实现量产, 对于 FF 的发展是毫无意义的, 恒大 “要把世界顶尖新能源技术引入中国” 的计划更是无从谈起。
  
恒大权衡之后选择了后者, 同意考虑再提前提供 7 亿美元, 并同意取消 FF81 车型量产的里程碑考核, 以及同意解除 “36 个月若贾跃亭不能回到中国的 FF 办公室履行 CEO 职责, 则 10:1 投票权将反转” 的条款。但也要求 FF 必须解决外汇账户被冻结的问题, 并实现国内可融资, 彻底解决 FF 中国的困境。
  
基于这个共识, 双方随后又展开一轮洽谈。
  
据悉, 在谈判过程中, 贾跃亭一方主动提出, 由贾跃亭转让其所持有的 FF 股权予第三方。他认为, 此举足以解决中国区面临的问题。
  
随后, 双方签订了补充协议。协议的核心内容, 是双方约定在签订协议的 30 天内, 贾跃亭将其持有的 FF 股份转让给第三方, 并应提供令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满意的证据。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 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一个 24 岁的年轻女性代持, 其仍为 FF 的实际控制人。
  
据了解, 贾跃亭的团队在随后一个月陆续提交关于贾跃亭转让股份的 “证明” 文件, 但相关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研究这些 “证据” 后, 都对贾跃亭的转股行为提出质疑。
  
其中一个例证是, 一份政府函件称, 由于贾跃亭担任 FF CEO 所带来的问题, 给政府相关部门提供产业政策支持带来极大压力, 并表示贾跃亭此次转股需要提供更多的证明文件, 以评估其是否仍实际控制 FF。
  
也就是说, 贾跃亭以代持方式营造了转股的假象, 并未令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满意。
  
直到现在,FF 的外汇账户仍未解封, 政府的产业支持政策也难以落地, 金融机构的贷款更是分文未放。因此恒大提前支付 7 亿美元的先决条件并未达到。
  

谈判破裂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FF 的日子愈发艰难, 中美两地的发展都已经走到生死存亡的边缘。
  
今年 9 月, 为了打破困局, 恒大再一次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向贾跃亭提出一个资金替代方案。恒大愿意在 2018 年提供 7 亿美元投资款用于支持 FF 美国的运营, 此外还愿意提供 5 年期的 5 亿美元贷款用于 FF 中国, 以解决国内的资金困境, 且年利率为 7.8%, 较恒大自身的融资成本要低。
  
如果顺利执行, 加上此前已提前支付完毕的 8 亿美元, 意味着恒大在 2018 年一年时间里就将向 FF 支付 20 亿美元, 这等于原计划分三年支付的投资额。而从总额看, 也意味着恒大将向 FF 总投资达 25 亿美元 (其中 20 亿美元入股、5 亿美元贷款), 较原计划进一步增加了支持力度。
  
恒大提出, 由于其为上市公司, 且 5 亿美元数额巨大, 为了保障上市公司股东利益, 要求以 FF 香港及 FF 中国的股权作为贷款抵押, 这也是最基本的商业原则。值得一提的是,5 亿美元是 5 年期的贷款, 而电动汽车行业可以说 2 年就能决定生死成败, 如果恒大真如贾跃亭所说想要 “吃掉”FF, 大可不必同意如此长的贷款期限。同理, 恒大若真要 “吃掉”FF, 给予 FF 的贷款利率也不会定在一个远低于自身融资成本的水平。
  
此外, 恒大认为 FF 知识产权应在 FF 集团内部自由流动,FF 中国有权使用 FF 的技术, 贾跃亭应解除 FF 中国与 FF 美国共享技术的限制。不过, 贾跃亭将所有恒大提出的新方案解读为 “霸王条约”。
  
在这次谈判中, 恒大甚至同意将 FF91 量产的里程碑考核从 2019 年 3 月 31 日推迟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 恒大的这一让步并没有打动贾跃亭, 双方最终也没有签订协议, 贾跃亭不仅拒绝 FF 美国与 FF 中国共享技术, 甚至提出 20 亿美元的投资款只能用在美国, 并坚持要求 FF 中国必须先经过他同意才能进行超过 5 亿元的融资。这意味着许家印将世界最先进新能源汽车技术引入中国的梦想宣告破灭, 贾跃亭已经触碰到了许家印底线。在这次谈判破裂后, 恒大才首次提出要撤换 CEO, 而之前恒大对贾跃亭都是抱着支持的态度的。
  
面对恒大提供资金、解除考核等的一再让步, 贾跃亭却为了一己私利, 阻挠了 FF 正常发展, 由此也造成了现下双输的局面, 而那些在国内苦苦等待贾跃亭翻身还款的供应商和债权人, 也再一次陷入遥遥无期的等待中。

(来源:界面新闻)

分享到微信

首页 » 资讯 » 揭秘恒大与贾跃亭纠纷的事实与隐秘情节